热线电话:18903723157
关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政策公告

博睿宏远IPO:实控人缘何隐藏多年?3名技术人员能撑起高新

来源:滑县阿伯英才网 时间:2020-07-29 作者:滑县阿伯英才网 浏览量:

近日,北京博睿宏远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睿宏远)科创板IPO成功。招股说明书显示,博睿宏远属于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业,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为企业级客户提供应用性能监测服务、销售应用性能监测软件及提供其他相关服务。报告期内,监测服务是该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

在阅读该公司招股说明书时,《电鳗财经》了解到,博睿宏远的实控股人李凯及其一致行动人冯云彪曾任多家公司的法人,而这两位作为博睿宏远的高管实控人却一直隐藏在背后不愿意“现身”,给出的理由是“主观上不愿意他人知晓其在外投资设立公司的情况”。这样的解释很难服众,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质疑。

另外,作为一家即将登陆科创板高新技术企业,博睿宏远的核心技术人员仅为3-4人,未来该公司的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还能否保住?所对应的各项优惠还能否享受?这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最后,我们注意到,博瑞宏远的一些经营指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坏,比如毛利率和应收账款周转次数出现了下滑。

实控人李凯及其一致行动人冯云彪已注销多家

招股说明书显示,博睿宏远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李凯,中国国籍,身份证号码为

11010519740711****,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李凯直接持有博睿宏远1027万股股份,通过佳合兴利间接持有该公司29万股股份,合计持有该公司股份1056万股股份,占该公司股份总数的31.71%。目前李凯担任博睿宏远公司的董事长。

天眼查信息显示,李凯曾经还担任过另外三家公司的法人,这三家公司分别是北京凯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云润信息技术中心(有限合伙)和上海帝仁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目前这三家公司已全部注销。

北京凯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禁止的,不得经营;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规定应经许可的,经审批机关批准并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后方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未规定许可的,自主选择经营项目开展经营活动。

在凯晨餐饮存续期间还因税务问题被北京通州区地方税务局处罚:

上海帝仁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为10万元,经营范围为:(网络科技、计算机软硬件)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网络工程安装(除专项审批),经济信息咨询,商务咨询,投资咨询,(涉及行政许可的,凭许可证经营)。

上海云润信息技术中心成立于2012年,营业范围为:(信息技术、网络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计算机系统集成,商务服务,会务服务,展览展示服务,投资管理,计算机软硬件及外围设备、机电设备、日用百货、建筑材料、仪器仪表的销售

博睿数据的董事、总经理冯云彪是李凯姐姐的配偶。从2005年至2014年,冯云彪曾担任四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四家公司分别为北京博睿宏远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北京成隆行商贸有限公司朝阳分公司、上海市普陀区颐隆南北干货和北京成隆行商贸有限公司,四家公司业务差异比较大,且目前这四家公司已全部注销。

研发技术人员少 高新技术资格还能否继续?

博睿数据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7.24%、17.49%、19.23%和18.88%;可比上市公司飞思达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2.36%、13.57%、16.26%、24.31%。

此外,招股说明书显示,作为一家登陆科创板的高新技术企业,博睿宏远的技术人员有点儿少,2018年该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从4人减少为3人。博睿数据在招股书中承认,该公司面临着核心技术人员流失的风险,并表示,如果核心技术人员流失,将对公司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博睿数据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将很快到期,在目前核心技术人员锐减的情况下,该公司是否还能再次申请到高新技术企业证书?是否会影响到该公司由此而享受的税收优惠。

实控人隐藏幕后多年 为何不想让人知道?

在2008年博睿数据成立之初,陈珏、孙辉、马凤英分别出资30万元、10万元和10万元,持股比例分别为60%、20%和20%。

但是,以上三位并不是该公司真正的出资人,真实的出资人是李凯、孟曦东,李凯的代持人是陈珏和孙辉,孟曦东的代持人是马凤英。其中孙辉是李凯的岳母,马凤英是孟曦东的母亲。

招股说明书显示,此后2010年博睿数据发生了第一次增资,增资至200万元。其中王志明向博睿数据出资100.68万元,而王志明也并非真实出资人,真实出资人为冯云彪,王志明是冯云彪的母亲,冯云彪是李凯的姐夫。

事实上,2010年前,博睿数据的真正股东李凯、孟曦东和冯云彪都隐藏在幕后,直到2015年,这三位核心高管才走到台前。

从以上时间可以测算,李凯、孟曦东和冯云彪的代持历史长达7年。对于为何要采用代持股份这种方式,他们给出的解释为“主观上不愿意他人知晓其在外投资设立公司的情况”。

这样的解释明显有点儿牵强,因为在成立博睿数据之前,李凯已经是两家公司的法人,就是我们在上文提到的北京凯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帝仁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而对于冯云彪,在2010年入股博睿数据前,已担任了北京云健泰兴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

对于李凯和冯云彪来说,他们投资的其他公司可以让人知道,为何投资博睿数据就不愿意让人知道?

各项经营指标下滑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博睿数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4亿元、1.30亿元、1.53亿元、1.65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8493.31万元、1.34亿元、1.46亿元、1.67亿元。

最近四年内,博睿数据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有一些差距。报告期内,博睿数据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082.32万元、4832.04万元、5234.02万元、6103.7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284.90万元、4500.33万元、4501.63万元、5121.24万元。

博睿数据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主要原因是公司当期经营性应收项目增长较快。总体而言,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符合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持续稳定的现金流为公司未来稳定、健康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此外,我们注意到,2019年博睿数据的研发费用率出现了微降。报告期内,博睿数据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7.24%、17.49%、19.23%和18.88%;可比上市公司飞思达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2.36%、13.57%、16.26%、24.31%。

招股书显示,博睿数据的研发费用主要包括职工薪酬、房租、差旅费等,随着收入规模的扩大总体呈增长趋势。其中职工薪酬是研发费用的最主要组成部分,占各期研发费用的比重分别为84.82%、88.41%、88.85%及86.79%。

在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博睿数据的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4.50%、33.03%、41.05%、43.40%。同期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31次/年、3.30次/年、2.89次/年、2.45次/年,呈逐年下降趋势。

另外,值得注意到的是,近两年里,博睿数据的毛利率出现了下降。报告期内,该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1.60%、84.15%、82.87%及80.70%。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滑县阿伯英才网 豫ICP备12049413号

地址: EMAIL:847339579@qq.com

Powered by PHPYun.

用微信扫一扫